首页 > 文章

ayawawa老公靠微商圈钱:或涉传销 代理多为"娃粉"

传销

2018-06-08 12:29:37 来源: 互联网 [打印本稿]

▲有粉丝提到,ayawawa去年11月在深圳参加优弹素线下分享会。

抗衰老饮品创始人疑为ayawawa

连日来,一款只在微商渠道销售、自称高科技抗衰老的美容饮品“优弹素”,被网友“扒皮”:微商多层代理分销涉嫌传销、夸大产品功能涉嫌虚假宣传。更有网友怀疑,优弹素幕后老板是网络红人杨冰阳和她的丈夫王鹏。

近年来,二人多次以夫妻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公开报道显示,在优弹素上市之初的宣传中,王鹏多次以品牌创始人身份公开亮相。2016年12月,杨冰阳也曾在优弹素一场线下分享会现身为产品“站台”。

在多位优弹素代理口中,王鹏被称为“球总”,杨冰阳则被称为老板娘。优弹素公司员工“玉苹”透露,公司老板是杨冰阳的丈夫。

实际上,优弹素的“前身”是另一款养颜饮品“仙柏芮”。工商信息显示,仙柏芮商标持有者是天津冰月华贸科技有限公司,由杨冰阳2012年出资成立。该公司于2016年6月创立品牌仙柏芮,同年10月发布一款新品,正是优弹素。

记者查询工商登记信息发现,2017年11月前,优弹素商标注册公司为上海熙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王鹏。2017年11月,优弹素商标持有者变更为上海极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杨冰阳曾是公司投资人和监事。2018年3月7日,公司投资人和监事均变更为王鹏。目前,王鹏持有公司80%股份。

工商登记信息同时显示,目前疑由杨冰阳担任股东或高管的企业至少有4家,分别为上海施加化妆品有限公司、上海夏耳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北京素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及广州花镇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上述企业中,除广州花镇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外,其他三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王鹏”。

微商四级代理 禁止越级拿货

按公司规定,优弹素仅通过微商代理渠道销售。重案组37号从一名代理处获得的内部资料显示,优弹素代理分四级,从低到高分别为体验代理、市级代理、省级代理、全国总代理。同时规定不允许跳级或空降,最高从市代拿起,再升省代,然后升全国总代。

怎样才能成为产品代理?一名自称在上海从事医药行业的代理称,没有门槛,只要拿货就可以,自己当初就是先拿了3盒想试一下,此后做了代理。

“玉苹”向记者展示的微信截图显示,在一个名为“超级美少女”的代理群里,讲师给130名代理传授如何说服客服购买产品:“针对不同的年龄说不同的话,隐形的改善我们看不到的,比如胸部更挺拔,对血管、关节、伤疤(的改善)等。”

根据公司规定,一次性购买3盒优弹素换肤装即成为体验代理,30盒为市级代理,90盒为省级代理,全国总代理则需要一次性拿货360盒。

级别不同,对应的拿货价也不同。最低级别的体验代理,拿货价是每盒308元,市级代理拿货价220元,省级代理170元,全国总代理拿货价最低,仅为120元,不到零售价格368元的三分之一。

▲优弹素代理价格表。

新加入的代理只能通过自己的上线拿货。全国总代理“四月”告诉探员,通过她加入的代理成为其下线,以后都要从她这里拿货,升到全国总代可以直接和公司对接。

“这种规定,本质上是一种微商传销。”中国政法大学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武长海说,《禁止传销条例》第二条规定,传销可总结为“入门费、拉人头和团队计酬”。入门费,即是否需要认购商品或交纳费用取得加入资格或发展他人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拉人头,即是否需要发展他人成为下线,并对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给付报酬,牟取非法利益。

他认为,优弹素的营销模式中规定代理起步最高为市级代理,市级代理的总价格与成本价格差其实就是入门费,只不过以认购商品的名义变相交纳。代理不能越级的规定,实际上是变相发展下线的过程,并由此建立具有上下层级内部财富再分配关系的组织体系,实际上是拉人头。

此外,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游云庭表示,按照司法解释,涉嫌领导的传销活动人员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对组织者、领导者,应予立案追诉。另一匿名律师也表示,“下线”超过三层就属于传销,有着法律风险。

不同代理人员赚取层级差价

这个2016年10月刚刚创立的饮料品牌,正在迅速扩张。据优弹素公司公开资料,目前产品代理人员规模已超10万人。

不过,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社交平台中有众多代理对产品的推介信息,鲜有普通消费者的反馈。那么,优弹素究竟卖给了谁?代理又如何盈利?

“所有人都是赚的差价。”全国总代理“四月”算了一笔账:比如你现在是市级代理,有人找你拿3盒换肤装,那你的成本就是220*3=660元,你卖给她是924元,赚的差价就是264元。

▲全国总代理“四月”计算赚取差价利润。

这意味着,代理必须将货卖给下级才能赚到差价,全国总代理获利最多。“平级不赚,升到总代利润最大化。当你和对方都升到总代,公司会有额外的导师带团队辅助奖。”公司员工“玉苹”告诉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

长踞优弹素全国销量前30名的颜值巅峰代理团队,曾在公号发布公司内部的奖励制度。据此推断,“玉苹”提到这笔导师带团队奖金为4320元。此外,公司对全国总代还有额外、保密的奖金制度。

另外,为维护现有定价体系,优弹素公司要求各级代理严格按公司规定的代理价格销售,如低价销售将被取消代理资格。据记者对公告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近50名代理因“低价乱价、扰乱市场、严重损害其他代理权益”被取消代理资格。

武长海指出,按我国禁止传销条例规定,团队计酬指是否以直接或间接发展人员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报酬,牟取非法利益。优弹素不同代理间的差价实际上就是团队计酬,即低级代理者组织者和高一层级代理者的价格差来维持运作;参加者的收益由其加入的先后顺序及其发展人员数量决定。

不少代理都是“娃粉”

代理优弹素利润空间究竟有多大?在2017年优弹素全国销量排行榜上,Sonia带领的梦想飞扬团队连续三个季度居首。Sonia自称该团队已有4000名代理,是目前优弹素代理团队规模最大的一支。

她在朋友圈表示,从2016年12月代理优弹素至今,已卖出2万盒产品,年收入200万以上,2018年的个人目标是净利润300万。

“今天升了一个总代,一个省代,净利润8820元。从来没想过,一天都可以赚别人一个月的工资了。”其在朋友圈中晒的聊天记录显示。

武长海认为,优弹素官网规定零售价格为368元,但实际上并不出售商品,只是让参与代理的人心理上产生巨大的诱惑,感觉参与代理购买的这些商品“物有所值”。因此,这些好听的“市级代理”“省级代理”和“全国代理”背后实际形成层级关系,并不是真正的销售商品的地域代理。

在他看来,这种模式迅速扩张的背后,是代理人员并没有把商品卖给消费者,而是一级一级发展下线(代理),最终结果是后参与的低级代理并不能把商品销售出去,而是砸在自己手中,这就是传销的特点,即上线吃下线。

“这些商品也是该模式组织者牟取非法利益的媒介。因此从本质上看,优弹素的营销模式没有脱离非法传销的本质,只是把形式稍作改变而已。”武长海说。

在杨冰阳和王鹏编织的商业版图中,不少客户由粉丝转化而来。“玉苹”说,不少优弹素产品代理都是“娃粉”(ayawawa的粉丝)。

备注:转载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